美世 | 2015年度全球生活质量排名

新闻中心

上海在美世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中列第101位,中国城市首位

  • 2016年2月23日
  • 上海, 上海
  • 新加坡(第26位)是亚洲排名最高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几个日本城市
  • 香港在所有大中华区城市中排名最高
  • 维也纳全球排名最高
  • 人身安全成为决定生活质量的关键因素
  • 上海和北京在总体生活质量排名中分别列第101位和第118位

根据美世的第18次年度全球生活质量调查,尽管欧洲最近存在安全问题、社会动荡以及对于该地区经济前景的担忧,仍然有多个欧洲城市在全球生活质量排名中名列前茅。安全是跨国公司在派遣外派工作人员前往国外时的一项关键考虑因素,原因一方面在于它会引发对于外派人员人身安全的担忧,还在于它对于全球薪酬计划具有重大影响。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在全球最高的生活质量排名中占据一席之地。奥克兰在全球排名第3,悉尼排名第10,惠灵顿排名第12,墨尔本排名第15位。新加坡(第26位)是排名最高的亚洲城市,紧随其后的是东京(第44位)、神户(第46位)、横滨(第49位)、大阪(第58位)和名古屋(第62位)。在大中华区,香港排名与去年相同(第70位),与该地区其他城市相比排名最高,包括台北(第84位)和台中(第100位)、上海(第101位)、北京(第118位)、广州(第119位)和深圳(第137位)。

“不断加剧的国内和全球安全威胁、暴力事件导致的人口迁移以及全球主要商业中心的社会动荡,所有这些因素都使得跨国公司在分析其外派劳动力队伍的安全和健康问题时面临更大的挑战,”美世人才业务高级合伙人兼总裁Ilya Bonic表示。“在为外派人员提供薪酬时,跨国公司需要准确的数据和客观的方法,来判断不断恶化的生活标准和人身安全问题对于成本的影响。”

“从生活水准、文化和语言方面来说,亚太地区是个多样化程度非常高的地区。在聘用或调动人才时有许多因素需要加以考虑,”美世亚洲、中东和非洲地区(AMEA)全球人才流动负责人Mario Ferrar表示。“在各公司应对跨境部署人才所涉及的复杂问题时,本调查为其提供了一种全面的指导方针和参照点。”

维也纳继续占据总体生活质量方面的榜首位置,紧随其后的是苏黎世(第2位)、奥克兰(第3位)和慕尼黑(第4位)。温哥华(第5位)是北美地区排名最高的城市。美世的调查也确定了整个城市榜单的人身安全排名;该排名的基础是内部稳定性、犯罪率水平、本地执法表现以及原住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卢森堡在人身安全榜单上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伯尔尼、赫尔辛基和苏黎世——这三个国家一起并列第2位。根据这一排名,巴格达(第230位)和大马士革(第229位)是世界上安全水平最低的城市。亚太地区方面,新加坡是安全水平最高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奥克兰(第9位)、惠灵顿(第9位)以及其他四个澳大利亚城市——堪培拉、墨尔本、珀斯和悉尼——这四个城市并列第25位。

美世的权威调查是世界上最全面的调查之一,每年开展一次,以便跨国公司以及其他雇主在派遣其员工承担国际任务时公平地为其提供薪酬。员工激励包括生活质量津贴和派遣津贴*。美世的生活质量调查提供了宝贵的数据,并针对全球450多个城市提供了艰苦条件津贴建议;今年的排名中包括了这些城市中的230个。

“对于大多数跨国公司来说,确保外派人员以及其家人的需求在其工作所在的任何地方都得到满足,是人才保留和招募战略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美世合伙人以及生活质量调查负责人Slagin Parakatil表示。“妥善应对安全和健康问题极其重要,尤其对于携带家人调动的员工来说。我们的调查让各公司能够针对他们采取充分的准备措施。”

Parakatil先生补充道:“推高外派目的地安全成本的其他因素包括:找到适合并且安全状况良好的住处、拥有全面的外派人员室内安保计划、提供声誉良好的专业搬家服务和医疗支持公司,最后,还要提供安全培训和有防护的办公场所。”

亚太地区

广大的亚洲地区在生活质量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新加坡名列第26位,依然是该地区排名最高的城市,而达卡(第214位)则是排名最低的城市。该地区的其他主要城市包括东京(第44位)、香港(第70位)、台北(第84位)、吉隆坡(第86位)、曼谷(第129位)、马尼拉(第136位)和雅加达(第142位)。在中国城市中,上海排名最高(第101位),随后是北京(第118位)、广州(第119位)、成都(第134位)、南京和深圳(并列第137位)、西安(第139位)、重庆(第146位)、青岛(第147位)。

就人身安全来说,亚洲城市的排名差异也非常大。新加坡(第8位)在整个亚洲排名最高,紧随其后的是5个日本城市——神户、名古屋、大阪、东京和横滨——这几个城市并列第32位。中国的各城市排名并列第97位。该地区其他主要城市包括香港(第37位)、台北(第78位)、首尔(第115位)、新德里(第142位)和雅加达(第172位)。曼谷在过去数年中若干旅游区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政治动荡和恐怖主义袭击之后,在人身安全方面排名第173位。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某些城市在全球范围内生活质量排名最高。奥克兰在全球排名第3位,悉尼排名第10位,惠灵顿排名第12位,墨尔本排名第15位。就人身安全来说,大洋洲城市也排名颇高,其中奥克兰和惠灵顿共同排名第9位。堪培拉、墨尔本、珀斯和悉尼并列排名第25位。

欧洲地区

尽管存在经济上的不确定性,西欧城市继续在某些方面提供了全球最高的生活水准;它们共占据了榜单前10名中的7个席位。维也纳继续占据榜首位置, 并且在过去发布的7次排名中一直居首位。紧随其后的是苏黎世(第2位)、慕尼黑(第4位)、杜塞尔多夫(第6位)、法兰克福(第7位)、日内瓦(第8位)和哥本哈根(第9位)。布拉格列第69位,是中欧及东欧地区排名最高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卢布尔雅那(第76位)和布达佩斯(第77位)。欧洲排名最低的城市是基辅(第176位)、地拉那(第179位)和明斯克(第190位)。

欧洲城市还在人身安全排名方面占据领先地位,其中卢森堡位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伯尔尼、赫尔辛基和苏黎世——这3个城市并列第2位。维也纳名列第5位;日内瓦和斯达哥尔摩共同占据第6位;哥本哈根、杜塞尔多夫、法兰克福、慕尼黑和纽伦堡一起并列第11位。多个主要城市或首都城市排名相当低,原因在于许多城市在过去的数年中遭受了恐怖主义袭击或出现社会动荡;这方面的例子包括巴黎(第71位)、伦敦(第72位)、马德里(第84位)和雅典(第124位)。希腊最近出现的政治以及经济动荡导致雅典发生了暴力示威活动,从而使其安全排名受损。基辅(第189位)、圣彼得堡(第197位)和莫斯科(第206位)在该地区的人身安全方面排名最低。

美洲地区

北美地区的生活质量仍旧很高,其中加拿大城市在该排行中名列前茅。温哥华(第5位)是该地区排名最高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多伦多(第15位)和渥太华(第17位)。美国方面,旧金山(第28位)生活质量排名最高,紧随其后的是波士顿(第34位)、火奴鲁鲁(第35位)、芝加哥(第43位)和纽约市(第44位)。墨西哥方面,蒙特雷(第108位)是排名最高的城市,而墨西哥城则名列第127位。北美地区排名最低的城市是蒙特雷(第108位)和墨西哥城(第127位);加勒比海地区则是哈瓦那(第191位)和太子港(第227位)。南美地区,蒙得维的亚(第78位)、布宜诺斯艾里斯(第93位)和圣地亚哥(第94位)依然是生活质量排名最高的城市,波哥大(第130位)、拉巴斯(第156位)和加拉加斯(第185位)则排名最低。

加拿大城市在人身安全方面排名都很高,其中卡尔加里、蒙特利尔、渥太华、多伦多和温哥华共同列第16位,美国则没有一个城市进入前50位。金斯敦(第199位)、特古西加尔巴(第201位)和太子港(第211位)的人身安全水平在该地区最低。蒙得维的亚排名第96位,是南美地区人身安全排名最高的城市;加拉加斯(第214位)排名最低。

多数北美城市对于外派人员来说仍是相当安全的。但是墨西哥的城市排名相对较低,主要原因是毒品相关的暴力活动。最近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失业率的升高,以及其中某些国家的经济低迷和政治不稳定,解释了为何该地区在人身安全方面排名相对较低。

中东和非洲地区

在非洲和中东地区,迪拜(第75位)继续在生活质量方面排名榜首,紧随其后的是阿布扎比(第81位)和毛里求斯的路易港(第83位)。南非城市德班、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分别名列第85、92和95位。巴格达(第230位)在该地区以及全世界均排名最低。

该地区只有寥寥几个城市在人身安全方面位列前100名——其中阿布扎比排名最高,列第23位,紧随其后的是马斯喀特(第29位)、迪拜(第40位)和路易港(第59位)。即将举行202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的主办城市多哈在人身安全方面排名第70位。该地区的地缘政治颇为动荡,安全担忧、政治骚乱和严重的恐怖主义风险是其突出特征。该地区排名最低的城市为大马士革(第229位)和巴格达(第230位),这两个城市都经历了持续的暴力活动和恐怖主义袭击,对本地人以及外派人员的日常生活都带来严重阴影。

致编辑的说明

美世每年都通过其全球生活质量调查制作全球生活质量排名。我们还针对所调查的每一个城市制作单独的报告。此外,我们还提供基准城市与被调查城市之间的生活质量比较指数,并可提供多个城市的比较。相关详情可访问 www.mercer.com/qualityofliving

这些数据大多是再2015年9月至11月之间分析的,我们会对其进行定期更新,以反映不断变化的环境。尤其是,相关评估将会加以修改,以便反映政治、经济以及环境方面的进展。

通过生活质量报告所获得的信息和数据仅供参考,适用于跨国组织、政府机构和市政部门。这些信息和数据并非旨在或拟用作国外投资或旅游的依据。在任何情况下,对于依赖通过使用这些报告而获得的结果或者依赖这些报告中所包含的信息所作出的决定或采取的行动,美世概不承担责任。尽管这些报告是基于被认为可靠和准确的资料来源、信息以及系统而制作的,它们只是按照其“原样”提供的,美世对于用来编辑这些报告的资源/数据的有效性/准确性(或其他方面)并不承担任何责任/义务。美世以及其附属机构对于这些报告不作出任何声明或保证,并否认所有明示、暗示以及法定的任何种类的保证,包括对于其质量、准确性、及时性、完备性、可商售性以及适用于某一特定目的而作出的陈述以及暗示的保证。

艰苦地区的外派人员:确定适当的津贴和激励

各公司需要使用可靠的数据来理性地、一贯地、系统地决定外派人员的薪酬组合。提供激励以便对员工以及其家人在承担国际任务时作出的努力予以回报和认可,依然是一种典型做法,尤其是针对艰苦的地区。

*两种常见的激励包括生活质量津贴和派遣津贴:

  • 生活质量或“艰苦条件”津贴是对派驻地区和派出国之间相对的生活质量下降予以补偿。
  • 派遣津贴只是对迁居以及不得不在另一个国家工作带来的不便予以补偿。

生活质量津贴通常是与所在地区相关的,而派遣津贴通常与派驻地区无关。有些跨国公司会将这两种奖励结合起来,但是绝大多数公司会分别予以提供。

生活质量:城市基准对比

美世还帮助各市政当局评估可以提高其生活质量排名的因素。在全球化环境中,雇主对于在何处部署其流动员工以及开展新业务有着许多的选择。一个城市的生活质量会成为雇主所要考虑的重要变量。

许多城市的领导者都希望了解影响其居民生活质量的具体因素,并着手解决那些降低一个城市的整体生活质量排名的问题。美世为各市政当局提供的建议是运用整体性方法来努力实现如下目标:通过改善其生活质量调查中所衡量的因素,逐步迈向卓越并吸引跨国公司和全球流动人才。

美世艰苦条件津贴建议

美世对全球所调查的450多个城市的本地生活条件进行评估。我们根据39项因素对生活条件进行分析,这些因素被划分为10个类别:

  1. 政治和社会环境(政治稳定性、犯罪、执法等)。
  2. 经济环境(货币兑换监管,银行业服务)。
  3. 社会文化环境(媒体便利性和审查制度,对个人自由的限制)。
  4. 医疗和健康因素(医疗用品和服务,传染病,污水,废水处理,空气污染等)。
  5. 学校和教育(国际学校水准以及便利性等)。
  6. 公共服务和交通(电力,水,公共交通,交通拥堵等)。
  7. 娱乐(餐馆,剧院,影院,运动和休闲等)。
  8. 消费品(食品/日常消费品的便利性,轿车等)。
  9. 住房(租赁住房,家用电器,家具,维修服务)。
  10. 自然环境(气候,自然灾害记录)。

分配给每项因素的分数会经过加权处理以反映它们对于外派人员的重要性;这些分数使得我们能够进行客观的城市间比较。加权计算的结果是一个生活质量指数,该指数可以用来比较所评估的任何两个地区之间的相对差异。为了便于有效地使用这些指数,美世创建了一个换算表,使用者可根据美世建议的与指数相关的百分比数值,将指数与生活质量津贴数额挂钩。

关于美世

美世是全球领先的人才、健康、养老和投资咨询机构。美世致力于协助客户在全球范围不断提升其最关键的资产——其员工的健康、财富和职业。美世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运营,拥有逾20,000名员工,分布于40多个国家和地区。美世是威达信集团(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纽交所代码:MMC)的全资子公司。威达信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提供风险、战略与人力资本咨询和解决方案专业服务的国际集团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57,000名员工,年收入逾130亿美元。威达信集团同时也是达信(Marsh)、佳达(Guy Carpenter)、和奥纬(Oliver Wyman)的母公司,其中达信是全球领先的保险经纪和风险管理机构,佳达是全球领先的提供风险和再保险中介服务的机构,奥纬是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机构。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敬请访问www.cn.mercer.com,或关注美世中国官方微信“美世Mercer”(微信号:MercerChina)。

联络信息